第一百九十六章 搜寻吴天德

  一路上,废弃的房子远比曾易想象的多,曾易只能一家一家的找,而且越找这些废弃的茅屋越多“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啊!等找到这个福建泉州府参将吴天德,估计他都饿死了!”曾易快马加鞭赶往前方一个旅店。

  进入旅店,曾易没有换衣服,还是那身军服,掌柜的看着曾易仿佛吃了苍蝇似的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军爷里边请!不知您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

  曾易心高气傲的对掌柜说道:“打尖,上几个招牌菜!”

  曾易入座,叫来掌柜“你是掌柜?来问你个问题!”

  “您说!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  “前几天,你这里住没住过一位军爷?”

  掌柜犹豫片刻,说道:“前几日确实来过以为军爷,这军爷四十来岁年纪,满腮虬髯,倒也颇为威武,一身服色,似是个校尉,腰中挂了把腰刀,无人知晓他什么来头,他自称是北京城来的;只住了一晚,服侍他的店小二倒已吃了他三记耳光。好酒好肉叫了不少,领走也没给小人房饭钱!”房饭钱三个字特别加重了语气,仿佛怕曾易这位军爷也不给似的。曾易是那种作威作福蛮横无理之人吗?......好吧就当这话没说。

  此时酒菜已经上来,曾易边吃变问道:“那他离开这里,去往那个方向了?”

  掌柜伸手一指“往那个方向去了!”

  不一会儿曾易吃喝完事,起身准备离开,掌柜的上来:“军爷,您可吃好?......这个饭钱?”

  曾易心平气和的对掌柜问道:“你和上一位官兵,讨到房饭钱了吗?”

  “没,没有!”

  “那你是觉得我脾气好,好欺负是吧?”

  “大人,小人绝没有这意思?”

  “那你不和别的军爷讨要,偏偏和我讨要,看不起我这个小官?”

  掌柜的愁眉苦脸的道:“冤枉啊大人!小人的意思是这个饭钱就免了!”

  曾易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:“奥!看来是我误会掌柜的意思了!”随后曾易满意的离开了旅店,向着掌柜所指的方向而去。

  掌柜看着曾易离去的身影,心里真想在门口挂快牌子“官兵与狗不得入内!”

  走了不远,曾易就在路边发现了一栋废弃的茅草屋,禁声一听,里面一点声响没有,曾易估计又是白费事儿了,一脚踹开那扇早已摇摇欲坠的破门,往里一看,差点闪瞎曾易的钛合金狗眼,里面立柱上,绑着个白白胖胖一丝不挂的大胖子!

  曾易估计这个裸奔的胖子,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吴天德了,忍着恶心,曾易一刀砍断了帮着那胖子的绳子,胖子瞬间倒地,看着早就昏迷了,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!从失踪到现在,有三四天了,没饿死他,也幸亏了他那身肥膘。

  拿出点水,洒在胖子脸上,胖子幽幽的醒来,看着曾易,“水......!”

  曾易忍着恶心给了他一点水,好一会儿这胖子才恢复了一点体力,曾易给他扔下了一身衣服,示意他换上!

  胖子艰难的穿上衣服,曾易终于不用再看一只白猪了,曾易扔给他一点吃的,胖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,又是好久,胖子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,站起来看了看曾易:“你奶奶的,怎么现在才来就爷!”他看曾易一身军服,以为曾易是军方之人,曾易懒得理他,直接掀起外套,亮出他锦衣卫试百户的牌子!

  胖子眼睛一下瞪大了,锦衣卫可不是他敢惹的,惹怒了人家,随便给你按个罪名,都够他受的了,马上换上笑容:“原来是锦衣卫的兄弟啊。恕在下眼拙了!”

  曾易看着胖子:“你是哪升任福建泉州府参将吴天德吧!”

  “是是是!我是吴天德!”

  “说说怎么回事,为何没有按时上任,半路还被劫了?”

  “哎!怪我大意,不想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竟然会遇到劫匪!劫匪人多势众,我拼死抵抗,奈何无力回天啊!”

  “尼玛!说瞎话是官差的天赋技能吗?这瞎话说的,我特么的差点就信了!”曾易心里忍不住吐槽。

  吴天德,饿了好几天,无法长时间赶路,曾易带着他,回到了刚刚离开没多久的哪家旅店。

  “欢迎......光......临”掌柜的都快哭了,自己最近没干什么缺德事啊!怎么上天会如此惩罚自己!一个也就不说什么了,这一下来俩个官兵!是要我破产吗?你们这些狗官!就不能换家店坑吗?

  “掌柜的来两间上房!好酒好菜准备着!”曾易这还算客气的!

  后面的吴天德,直接操起手掌就给了掌柜一个大嘴巴子:“你奶奶的,你勾结贼人害军爷!偷袭军爷的那个小子,就是向前你店里出去的!”

  掌柜一下跪了下来:“大人小人冤枉啊!小人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  曾易看不下去了:“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