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三百五十一章

  “哎!想我泰山自祖师爷东灵道长创派以来,已三百余年。如今蛮夷窥视,却都不能自保,我辈无德无能,不能发扬光大泰山一派,这三百多年的基业,愧对祖师啊!”听了建除的叙述,天柏忍不住悲愤道。

  建除也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,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,天柏再次叹了口气说道:“他,他们真的答应,归还我泰山派失传的武功?”

  建除点点头:“师弟师叔,如今从那黑衣人手中,已经得到了几门失传的武功,但泰山最重要的,岱宗如何剑,却还没有拿到!”

  “但愿,朝廷能言而有信吧!”

  “师叔,朝廷应该不会言而无信,但但是我比较担心的是西夏一品堂,我猜测,西夏一品堂,十有八九是从华山得到的那些秘籍,一旦那些剑法流传开来,我泰山,泰山可就完了!”

  各派武功,尤其是传承的镇派绝学,都是各大门派最核心的秘密,这样的武功,一般情况,都是门派最核心的弟子,才能修炼,一旦泄露出去,很可能会被有人,刻意针对,要是类似日月神教十大长老那样,专门创造出破解之法,对一个门派的打击可是毁灭性的!

  “哎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如果能得到完整的泰山武功,你我需要努力修炼了,只要咱们泰山能出现一位超一流高手,泰山派,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!”

  ......

  第二天,曾易四人在上泰山,这次正大光明的上泰山,泰山弟子大都已经见过四人了,虽不知道四人身份,但也明白四人应该没有恶意。

  休整了一晚上,建除虽然还是很虚弱,不过脸色相比昨晚,已经好了很多了,天柏一脸严肃,显然也应该知道了四人的身份。

  “建除掌门,气色不错,想来应该没有大问题了!”

  “多谢四位大人关心,已经没有大碍了!”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!这次前来,主要是为了代表锦衣卫,感谢一下贵派,如果没有贵派配合,我们也不能如此顺利的抓到敌人了!”曾易对着两人拱手道。

  “大人客气了,我们泰山虽然实力微弱,却也是正宗的中原门派,自然不会任由蛮夷如此猖狂。”

  两人客气了几句,建除先忍不住了,叹了口气说道:“哎,我们愧对师祖啊,泰山派自祖师爷东灵道长创派以来,已三百余年。我们弟子无德无能,不仅没有发扬光大泰山一派,如今门派传承也七零八落,更是连传承绝学,岱宗如何剑也已失传,百年之后,我等无脸再见列祖列宗啊!”

  建除听着是在自责,其实完全就是在提醒曾易,该兑现诺言了,曾易自然也能听得出来。

  “建除掌门不必自责,只要贵派和朝廷一条心,朝廷也不会看着泰山这样的名门正派就此没落的!”

  建除赶紧道:“我们泰山是中原的泰山,自然和朝廷一条线,这点是我们泰山派历代坚持的根本!”

  曾易笑着点点头,“关于贵派武功,其实很多,建除掌门已经都拿回了,也只有岱宗如何剑,只得到了半部,不过建除掌门不用担心,我们锦衣卫曾经从华山思过崖得到一些武功,其中就有贵派的岱宗如何剑,只要建除掌门和我们一同前往京城,想来朝廷会帮助贵派,重新拿回传承的!”

  倒不是曾易不能直接将完整的岱宗如何剑法给泰山,这样做,曾易其实就是在逼迫建除,只要他前往京城求取秘籍,泰山也就被绑在锦衣卫的战车上了。

  听到这话,建除看了看他师叔天柏,天柏沉思了片刻,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,岱宗如何剑,实在太重要了,哪怕背上朝廷鹰犬的名声,泰山派也必须拿回这本秘籍。

  “多谢大人了!我泰山上下定当不忘,大人的帮助!”

  既然人家已经表态,曾易也就懒得咄咄逼人了,下面就客气很多了。

  东拉西扯好一会儿,曾易正准备起身告辞,天柏突然开口道:“四位大人,久闻华山思过崖石洞,藏着我五岳剑派失传的武功,但也藏着魔教破我五岳剑法的招式,不知是不是真的?”

  曾易点了点头:“前辈说的不错,里面确实有日月神教十大长老破五岳剑派的招式。不过经过我们锦衣卫超一流高手的研究,五岳剑派其实也不用太过紧张,所谓的反五岳剑法,也就对一般的武功有些用处,涉及到绝学,可就不是那么好破的了!”

  其实反五岳剑法,都是些单招式破解的招式,但实战可不是修炼,武功使用都是根据当时的情况,灵活使用的,根本不会出现所谓的反五岳剑法,就被全都克制了,更别说岱宗如何剑法,这样料敌先机的剑法了。

  听了曾易这些话,天柏和建除都安心了不少,五岳剑派初闻反五岳剑法,其实都有些担心,不过其他门派有超一流高手坐镇,很快便反应过来,其中的道道,兴许反五岳剑法,面对五岳剑法之时,有些优势,但全面压制是不可能的。

  离开泰山,几人立即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