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任务完成

  余沧海命令徒弟搜索附近,没能搜查到曾易,还等到了,中毒的徒弟,对于曾易,余沧海现在已经是咬牙切齿了,三番两次的使阴招,问题是他堂堂江湖一流高手,竟然三番两次的中招,这要是传出去,还不被江湖人士笑死,曾易不死,难解他心头只恨啊。

  曾易跑的也是无语了,这余沧海还真特么的一根筋,死抓着曾易不放,就好像曾易是他的杀子之仇似的。一路上好几次,曾易差点被抓,要不是任务开始前,老四分给他的毒药,估计他不知死了多少次了。

  开始曾易还死命的钻树林,想利用树林摆脱追击,可是发现效果不大,而且毒药也浪费的差不多了,后来曾易干脆转到了城里,进城就去悦来客栈,余沧海虽狂,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锦衣卫,所以曾易也算有了安全区。

  这头余沧海不要命的追曾易,那头也没有放松,青城四秀,带头追击林平之,一路上也是千辛万苦,原本要去襄阳的林平之得知父母遇害,转道去了衡山,而曾易的目标也是衡山,衡山的金盆洗手大会,各大派都会来参加,到了哪里,把林平之扔给岳不群,曾易他们也就完事了。到了现在,曾易已经不想什么辟邪剑谱,这群正派人士太特么的的疯狂了,为了这么一本秘籍都不要命了,这还是余沧海呢,就把几人弄的跟个狗似的,这要是岳不群出场了,完全没有活路啊。也许林震南交给曾易的那个盒子,是这次任务的唯一奖励了。

  那盒子曾易看了,完全打不开,看来是要任务完成后,才能打开吧。

  快马加鞭,来到衡山,此时衡山人头攒动,不仅各大门派的NPC来了不少,顺带着来了不少各派的优秀玩家弟子。

  老大几人带着林平之也来到了衡山,曾易和几人成功回合。再见林平之已经没有当初意气风发的模样,整个人消瘦了不少。人生遭遇这么大的变故,没崩溃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带着几人住进了悦来客栈,目前来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。悦来客栈,林平之要求去金盆洗手大会,告发余沧海,曾易听了,摇头说到:“你别冲动,现在还不明白吗?江湖讲究的终究是实力,谁会在乎理字呢。”

  林平之愤愤不平,压根就没在乎曾易的话。晚上,几人开会讨论怎么把林平之送给岳不群,所以没看着林平之,等几人散伙,才发现林平之早没影了,几人都知道这货去肯定去刘府了。赶快抄家伙赶往刘府,一路上危机重重,好不容易过来了了,最后关头,可不能功亏一篑。

  来到刘府,这里人头攒动,一群人围在大厅里,几人挤上前去一看顿时蛋疼无比,“特么的来迟了,前面的好戏都错过了啊!”这时大厅里,余沧海已经伸手抓着,一个满脸污秽的驼子了,几人都知道,那个驼子就是林平之。

  余沧海一手扣着林平之的命门,突然回忆起一人,不由得一惊:“莫非是他?听说这‘塞北明驼’木高峰素在塞外出没,极少涉足中原,又跟五岳剑派没甚么交情,怎会来参与刘正风的金盆洗手之会?但若不是他,武林中又哪有第二个相貌如此丑陋的驼子?”遂问到“那‘塞北明驼’木高峰是你什么人?”

  林平之看这自己的杀父仇人,“塞北明驼木大侠吗?那是……那是在下的长辈。”

  听到这话余沧海当即冷冷的道:“青城派和塞北木先生素无瓜葛,不知甚么地方开罪了阁下?”

  林平之看着武林群雄心里想到“这不是揭露余沧海最好的机会吗?”马上说道:“青城派好事多为,木大侠路见不平,自要伸手。他老人家古道热肠,最爱锄强扶弱,又何必管你开罪不开罪于他?”

  余沧海听罢怒火中烧,手一用力就要废了林平之,这时突然听得一个尖锐的声音说道:“余观主,怎地兴致这么好,欺侮起木高峰的孙子来着?”

  曾易几人顺着声音看到一个奇丑无比的驼子。

  木高峰进来,和余沧海一阵语言交锋,这样的好戏,曾易看的津津有味,没有察觉,自己竟然跑到了前面。要知道余沧海可是认识他的,当曾易和余沧海的目光交汇在一起的时候,曾易才反应过来“特么的,靠考前了”扭头就跑,“哥儿几个,风紧扯呼!”

  余沧海看到曾易愣了一下,马上反应过来,施展轻功,追了出去。这情况变化的太快了,快到大堂内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看到余沧海跑了,木高峰抓起林平之也飞了出去。

  没有了毒药使拌子,曾易几人当然跑不过余沧海,在城外一片空地上,被追上了。四人抽刀子和余沧海对峙着,颇有一番,青铜四人怒刚大师的气势,不要怂,就是干!

  不过,人家余沧海,还没开大呢,四人就已经残血了,完全刚不过啊!地上四人东倒西歪的,余沧海还没享受到四杀的快感呢!那头木高峰追了过来,抢人头啊!这能忍?

 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战斗,地上残血的曾易其实两人最好斗得两败俱伤。不过高手过招,基本不会出现那样的事,余沧海输了半招,马上就怂了,闪现逃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