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章 蝴蝶谷

  离开被天香公会占领的驻地,曾易片刻,就杀回了,常遇春和张无忌隐藏的地方!两人都身受重伤,非常的警惕,曾易刚刚过来,两人吃了一惊,还以为有人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呢,常遇春为了两人的安慰,还准备先发制人,幸好曾易实力不出,反应即使,移形换影躲开了了!

  两人看到是曾易,这才放下心来,“尼兄弟!前面怎么回事儿?咱们得抓紧时间啊,我看无忌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!”其实不止张无忌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常遇春伤势也不轻,他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!

  “两个帮派发生了冲突,不过已经解决了,咱们赶快出发吧!”

  曾易说完,就准备带着两人,前进,可是还没动弹呢,张无忌突然脸色发紫,痛苦的倒在了地上,眼看就不行了,曾易大惊,“玛德,可别真死在半路了!”来不及多想,曾易赶紧坐下为张无忌压制体内的寒毒!

  可是这次寒毒爆发的非常凶猛,曾易根本无法压制住,咬紧牙关,全力控制内力,输入张无忌体内,几刻钟过去了,曾易的内力眼看已经所剩无几,依然无法压制住寒毒!曾易也是拼了,“玛德!废了这么多的时间,老子可不能白干!”

  已经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,曾易也没别的办法了,左手依然贴着张无忌的后背,收回右手,连续在自己几个大穴上点了几下,片刻曾易也漏出了异常痛苦的表情!“玛德!为了你,老子可是使出了!要是捞不回来,老子可就亏大了!”

  副作用变态,可是好处也没得说啥,将近快要枯竭的内力,立即充足起来,忍着自己的疼痛,半个时辰之后,总算是压制住了张无忌体内的寒毒!看着张无忌慢慢恢复了过来,曾易知道,如果张无忌体内的寒毒在次爆发!那他也没办法了。

  张无忌到是没事儿了,曾易可就惨了,收工之后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这次曾易可没有演戏,是真的受伤了,虽然变态,可是副作用也不是说说的,一周的虚弱期,这当中要是遇到有人袭击,基本可以投降了!

  张无忌看着口吐鲜血的曾易,感动的不行,曾易表现的非常正直,摆摆手说道:“我没事儿,只是些小伤,咱们快出发吧无忌你的情况,如果再次爆发,我也没办法了!”

  曾易不敢在耽搁,带着两人赶快出发,甚至路过,被天香公会占领的驻地时,曾易都没在停留!好在这里距离蝴蝶谷,非常近了,三人三个病号,日夜兼程,终于在来到了蝴蝶谷!

  这里非常隐蔽,如果不是有常遇春带路,玩家想要找到,除非瞎猫碰上死耗子,一路上嫣红姹紫,遍山遍野都是鲜花,三人看看自己的惨状,哪有心情赏玩风景?转了几个弯,却见迎面一块山壁,路途已尽。正没作理会处,只见几只蝴蝶从一排花丛中钻了进去。张无忌道:“那地方既叫作蝴蝶谷,咱们且跟着蝴蝶过去瞧瞧。”常遇春道:“好!”也从花丛中钻了进去。

  过了花丛,眼前是一条小径。常遇春行了一程,但见蝴蝶越来越多,或花或白、或黑或紫,翩翩起舞。蝴蝶也不畏人,飞近时便在二人头上、肩上、手上停留。三人知道已进入蝴蝶谷,都感兴奋。尤其是曾易:“玛德!终于到了!”

  继续向前,片刻就看到一条清溪旁结着七、八间茅屋,茅屋前后左右都是花圃,种满了诸般花草。常遇春道:“到了,这是胡师伯种药材的花圃。”他走到屋前,恭恭敬敬的朗声说道:“弟子常遇春叩见胡师伯。”过了一会,屋中走出一名僮儿,说道:“请进。”常遇春携着张无忌的手,曾易跟着两人,走进茅屋,只见厅侧站着一个神清骨秀的中年人,正在瞧着一名僮儿扇火煮药,满厅都是药草之气。常遇春跪下磕头,说道:“胡师伯好。”

  第一次见到胡青牛,曾易忍不住打量起了他,心里忍不住想到:“这货医术高明,就是不知道武功怎么样?要是一般,我的赶在金花婆婆之前,弄了这家伙!”

  张无忌见到胡青牛,便跟着常遇春行礼,叫了声:“胡先生。”胡青牛向常遇春点了点头,道:“你的的事,我都知道了。”他伸手在常遇春腕脉上一搭,解开他胸口衣服瞧了瞧,说道:“你是中了番僧的‘截心掌’,本来算不了甚么,只是你中掌后使力太多,寒毒攻心,治起来多花些功夫。”随后指着张无忌和曾易,皱着眉头问道:“这两人是谁?”

  常遇春道:“师伯,他叫张无忌,是武当派张五侠的孩子,他是......”还没介绍曾易呢,胡青牛一怔,脸蕴怒色,道:“他是武当派的?你带外人到这里来干甚么?”期间看都没看,曾易一眼!

  “玛德!你给老子等着,既然被老子找到了蝴蝶谷,有你哭的时候!”

  常遇春赶紧将事发经过说了一遍,最后说道:“弟子蒙他太师父救了性命,求恳师伯破例,救他一救。”胡青牛冷冷的道:“你倒慷慨,会作人情。哼,张三丰救的是你,又不是救我。你见我几时破例过?”

  “我看是就不好吧?”曾易在一旁忍不住说道,曾易最烦这种装-->>